苹果版hga038新版链接 苹果版hga038新版链接 苹果版hga038新版链接

在美华人:美国腐败无望!(深度好文强烈推荐)

如果说像中国已经出现的那种直接腐败,像“普通人用钱塞公务员,换取公务员让你好过”这样的直接腐败,美国基本没有。即使是偶尔,受贿的公务员也会很快被捕入狱。美国严厉惩罚直接腐败。

初到美国,发现美国政府、医院、学校等单位都很正规。他们将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去做。他们不会故意给你找麻烦,也不会向你要卡。

那个时候,我觉得美国真的是一个干净的国家。然而,随着生活阅历的增加和与社会高层的逐渐接触,我发现美国的腐败其实是系统性的,无处不在的。

如果仅将直接腐败视为腐败,那么美国是世界上最廉洁的国家之一。但从本质上讲,腐败实际上是一种权力和金钱的交易。按照这个标准,美国是极度腐败的。

电币交易由两部分组成:

第一部分是贿赂;

第二部分是基于权力谋取私利。

先来说说在美国如何行贿。

在美国,普通人直接给公务员钱是非常严重的罪行。但是,如果您知道方法,就有成千上万种合法行贿的方法。

很多回答提到的竞选捐款,其实只是最表面的贿赂方式,竞选资金实际上并没有能够以公开、诚实的方式进入官员的个人账户。

特朗普有一个丑闻,他用竞选资金向他教过的色情演员支付封口费。他的私人律师迈克科恩也被判入狱。

特朗普说中国人喜欢他_特朗普说中国干预大选_特朗普喜欢fox电视台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

事实上,最简单的贿赂方式就是邀请演讲。

比如你想贿赂一个官员,你不能直接把钱放进去,所以你请他在你公司讲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然后合法地给官员几十万美元的出场费。费用。这些是属于官员的个人合法收入。

例如,2013年至2014年,希拉里分别在高盛、摩根士丹利和德意志银行发表演讲。每次演讲的出场费高达22.5万美元。总共讲了三个小时,赚了67.5万美元。.

共和党人 Nikky Haley 在离任后也为每次演讲支付了超过 200,000 美元。

特朗普喜欢fox电视台_特朗普说中国干预大选_特朗普说中国人喜欢他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

另一种行贿方式是成立慈善基金会。

例如,克林顿和特朗普都有以他们命名的慈善基金会。

如果利益集团想要贿赂克林顿和特朗普,他们就会向他们的慈善基金会捐款。事实上,这些基金会本质上是由克林顿和特朗普控制的小型私人金库。他们只需将一小部分捐给慈善事业,其余的就可以用于日常开支,美其名曰“行政开支”。

例如,克林顿和希拉里的女儿切尔西·克林顿直接担任克林顿慈善基金会的主席,并从该基金会领取巨额薪水。这样,利益集团不仅可以开诚布公地行贿,就连行贿过程本身也美化为“捐赠”和“慈善”。

特朗普说中国干预大选_特朗普喜欢fox电视台_特朗普说中国人喜欢他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

也有不少美国政客在上任前或离任后在大公司担任高管、董事会成员、顾问等职务。许多职位每年的薪水高达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美元。

这种企业高管与政府高级官员之间的无缝连接,在美国被称为“旋转门”。

例如,特朗普的第一任国务卿蒂勒森曾任美孚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另一个例子是布什的弟弟杰布·布什,他在卸任佛罗里达州州长后成为一家制药公司的董事。

尽管这些公司不直接向现任政府官员行贿,但在这条潜规则下,官员直接来自这些公司。在“退休后能重返大企业领高薪,永享富贵”的期望下,这些官员将“自愿、公平地”制定有利于大企业的政策。任期。

当然,只行贿不以权谋私,并不能完全构成权钱交易。美国利用权力谋取私利的方式比贿赂要微妙得多。

超过90%的美国人看不懂美国是怎样利用权力谋取私利的(这些人认为美国政府不利用权力谋取私利,希拉里的演讲贵就因为她是明星,蒂勒森是前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证明他有能力,甚至更有资格成为国务卿)。

美国利用权力谋取私利的方式是用钱立法。

总结起来可以分为两种

一是将不合理的事情合法化;

第二,将合理的东西非法化。

把不合理的事情合法化,就是把非法的、任何社会都不能接受的事情合法化,让利益集团获得巨额利润。

最明显的例子是毒品合法化。

大麻这种致幻性较低的药物只是小菜一碟,在美国吸食大麻和吸食大麻一样普遍。美国最严重的毒品问题其实是阿片类药物(opioids)。

特朗普说中国人喜欢他_特朗普说中国干预大选_特朗普喜欢fox电视台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现在有超过 1000 万阿片类药物用户!

也就是说,大约 3% 的美国人吸食鸦片。

相比之下,清朝末年,中国吸食鸦片的人实际上只有三四百万左右。今天美国的鸦片烟民数量是晚清中国的三倍。

美国人使用的绝大多数阿片类药物的来源实际上是在美国正式销售的“止痛药”。

美国的制药公司以“止痛药”的名义合法销售阿片类药物。

美国的很多医生,看到每一个生病的病人,都会随意给他们开阿片类止痛药,然后给他们下毒。

你有类风湿性关节炎吗?

吃鸦片止痛!

你有腰椎间盘突出症吗?

吃鸦片止痛!

你有肌肉酸痛吗?

吃鸦片止痛!

结果,许多人在按照医生的处方服用止痛药后对鸦片上瘾。

无奈之下,他只好回去看医生,要更多的止痛药。医生和制药公司从中赚了很多钱,没有任何法律后果。结果是美国每年有超过 70,000 人死于药物过量。

特朗普说中国人喜欢他_特朗普说中国干预大选_特朗普喜欢fox电视台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

更令人震惊的是,根据监测未来研究报告公布的数据,就连美国大学生也开始染毒:

1. 41%的学生使用过违禁药物;

2. 38%的大学生尝试过大麻;

3. 4.6%的大学生每天吸食大麻;

4. 三分之二的学生认为吸食大麻并不危险。

最臭名昭著的制药公司之一是普渡制药。

这个家族生产的鸦片止痛药奥施康定,已经让无数人对鸦片上瘾。普渡制药的创始人萨克勒家族将贩毒所得的不法之财中的一小部分用于购买文物并捐赠给博物馆,将自己变成了热爱文化的慈善家。

特朗普说中国干预大选_特朗普喜欢fox电视台_特朗普说中国人喜欢他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

另一个例子是高利贷合法化。

中国政府规定,利率超过15.4%的贷款为高利贷。中国台湾省当地法律规定最高贷款利率不得超过20%。

在美国,你去任何一家大商店,即使是在网上支付,商家都会询问你是否要申请“信用卡”进行借贷和预消费。这些信用卡的利率都在25%左右。如果算上各种“费用”和“罚金”,实际利率更高。

按照中国的标准,这些无疑是高利贷。你也知道美国人不会计算加减乘除,更不用说指数利息了。

因此,这些商家首先用广告轰炸他们,宣扬消费主义,激发普通人的消费欲望。然后,淡化高利贷的利益,或者故意误导,只说“每月只有50美元”,让很多数学不好的美国人掉入了高利贷陷阱和破产的深渊。

特朗普喜欢fox电视台_特朗普说中国人喜欢他_特朗普说中国干预大选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利用权力谋取私利的另一种方式是将合理的东西非法化。

这是美国最隐秘的腐败形式。

具体来说,立法以保护人民、保护环境、保护文化等名义,为各行各业制定极其严格的规章制度,消除市场竞争,使少数西方国家控制的垄断利益集团欧洲白人和犹太人可持续。,合法地获得数百倍的巨额利润。

限于篇幅,我这里只举一个例子,就是美国的医疗。

美国的医疗行业是美国最大的利益集团。

目前,美国GDP的18%左右用于医疗,在发达国家中是最高的,而美国的医疗水平在发达国家中是最低的。美国的预期寿命和其他指标与黎巴嫩、古巴和土耳其等发展中国家相似。

相比之下,中国医疗支出占GDP的比重不到7%,人均医疗支出约为美国的十分之一。预期寿命仅比美国低一年左右,而且还在继续上升。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美国通过各种严厉的立法,人为地制造稀缺和垄断,让医疗系统获得巨额利润。一是通过“处方药系统”,让生病的病人只能去医院,不能自己买药。

我记得我小时候喉咙痛。父母去楼下的药房花几块钱给我买了一瓶抗生素,我的病就痊愈了。到美国后,我喉咙痛,需要休息半天。我在诊所排了几个小时的队。医生和我聊了大约30秒,开了10个一模一样的中国产青霉素。

为了这瓶几块钱的抗生素,我得花几百块钱的医药费特朗普说中国人喜欢他,其中半天的误工费大概一千块钱。有一次喉咙痛,输了1万元。

特朗普说中国人喜欢他_特朗普说中国干预大选_特朗普喜欢fox电视台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畜牧业严重滥用抗生素。

为了防止牛羊生病,那些畜牧养殖户每次喂食时都会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

因此,在美国出现了一个非常神奇的现象:在美国,家畜每餐都给予抗生素,不管它们是否生病。即使人类身患绝症,他们也无法在不看医生的情况下购买抗生素。

更神奇的是,我现在在美国,那里的大麻随处可见,但买抗生素却无能为力。

与严格的处方药制度相对应的是对处方权的严格控制,这造成了短缺。

在美国,普通人要成为执业医师并获得处方权,真的是很难。

在中国,高考可以直接申请医学学士和硕士学位。五年后,完成执业证书后,可以去多家医院当医生。在美国,要成为执业医师,您必须拥有医学博士学位。要申请医学博士,您必须拥有本科学位。但是美国所有的大学都没有本科层次的医学教育。所以你必须浪费四年的本科时间,先拿到化学或生物学的本科学位。然后又花了 4 年时间拿到了 MD 学位。

在这一点上,您仍然没有开处方的权利。

也就是说,从高中毕业那一刻起,即使你没有选错专业,没有请假备考,找到了一份长达3年的实习岗位,您至少需要 11 年才能获得处方权。

而且,为了减少医生的数量,美国刻意控制医学院的招生。过去20年,美国人口增长了数千万,结果美国每年只招收9万左右的医学生。相比之下,中国每年招收约80万医学生,人均医学生数量是美国的两倍。

与在美国当医生的难度相对应的是,中国人被严格禁止行医。即使你是三级医院的主治医师,也不能在美国合法执业(很多歧视是隐性的,而且每年能申请美国居留机会的中国医生很少,所以不要被愚弄了)。

在美国,医生基本上是禁止应聘中国人的。中国人可以在医学院申请哲学博士,但有处方权的医生基本不能申请。不仅是中国申请人,很多中国人即使拥有绿卡,也遭受着很多隐性的种族歧视。

通过这种复杂的系统设计,美国故意制造短缺并将所有美国人作为人质。任何疾病都只能用巨款来治疗,让医疗利益集团赚得盆满钵满。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问,公职人员不是说美国的民主制度有纠错功能吗?美国的腐败会减少吗?

我可以肯定地说:绝对不是。

美国的腐败只会变得更糟。

西方民主不是灵丹妙药。

归根结底,西方民主就是公民共同决策。

民主政府不代表正义或正直。当78%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应对新冠疫情的爆发负责时,我们很难说美国的民主和正义有任何关联。当绝大多数美国人的逻辑和数学能力低下时,美国就永远无法解决美国的腐败问题。

美式腐败的根源其实是美国的民主制度,我称之为“愚民民主”。

这有点抽象,所以这里举几个例子。

假设我竞选国会议员说,“我支持给中国前三大医院的医生发放绿卡,让他们来美国执业,降低在美国看病的成本。”

我的反对者会炮轰媒体,煽动对中国的种族主义偏见:“中国生产新冠的落后国家的医生可以给美国人治病,你是中国间谍,还把美国人的健康放在首位?什么都没有?”

如果我说:“我支持废除哈佛的歧视性招生制度,学生必须以统一的考试成绩录取。”

对方会用媒体炮轰我:“你不是在支持学生的全面发展吗?你想让所有美国人在考试中都变成高分低能吗?”

就这样,我的国会竞选活动告一段落。

再举一个例子,假设我竞选纽约市市长并说,“我支持取消对纽约市 airbnbs 的限制。”

对方会攻击我:“你是要把房子出租给外国游客,让当地人没有房子住!”

如果我说:“我想放松纽约市房管局的限制,让小开发商甚至小房东都可以参与住宅建设,而不是像特朗普这样被大开发商垄断。这将增加新约克住房。质量好,价格低。”

我的对手会说:“你是说你要放开住房限制,你想让纽约人住在香港式的棺材里吗?我们纽约人能住在像样的房子里吗?”

至此,我的纽约市长竞选活动告一段落。

你会看到,在美国这种隐蔽的腐败之下,我提出的造福于民的正确政策,都是非直觉的,只能靠推理得出结论。对手对我的攻击虽然是错误的,但也是直接的煽动性的,美国选民的水平很低。

结果是:即使美国能拿出像我这样聪明善良的候选人,也难免会落选,甚至被批评到破产和社会死亡的地步。

在美国的八年里,我一直关注美国政治。一个说出美国腐败根源并试图解决美国根本问题的政治家没有它。

是的,没有一个。

无论美国两党表面上多么仇恨对方,实质上都是在回避美国的腐败问题。相反,他们讨论各种不相干的话题,甚至煽动种族对抗和意识形态对抗来转移注意力。

例如,大麻合法化和变性人使用女性厕所等问题都是极具煽动性和毫无意义的问题。

再比如,谈及美国腐朽的医疗制度,美国两党从不讨论根除医疗垄断利益集团的根本问题,而是讨论医疗保险、全民医保等无关紧要的话题。

稍微懂点概率论的人都知道,当你购买医疗保险时,你在医疗上的预期支出(平均支出)实际上是增加而不是减少。讨论保险有没有保险,谁付保险费,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美国的医疗问题。但是许多美国人的数学太差了,以至于他们根本无法理解这个真理。

再比如,特朗普宣扬反华反黄种族主义。那些低级的白人法西斯将他们对社会的全部报复倾注在华人和黄种人身上,因为腐败和贫困,各种针对华人的种族主义攻击急剧增加。而在美国的华人自然也顾不上美国的腐败问题——我们都去集中营的淋浴间,没时间关心未来美国。

再比如,美国两党煽动意识形态对抗。美国两党喜欢假装他们的冲突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冲突(在美国语境中,“资本主义”被用作自由市场经济的代名词),而实际上美国的社会经济制度它是印度式的种姓制度,增加了企业的垄断经济,与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无关。

结果,纽约民主党市长和加州州长一上台,就以反资本主义的名义,在西部取缔Uber手机出租车,在东部取缔airbnb短租公寓。旧金山湾区和纽约的居住环境、市容、治安在逐年恶化,但房价却在逐年上涨。共和党特朗普一上台,就声称要减少国家控制,增加经济自由。事实上,民主党的恶法没有一条被废除,但他反手放高利贷,任由大公司随意污染环境而不受惩罚。而民主党的进步派,比如桑德斯、沃伦、AOC,看起来有点反体制,

结果,共和党上台并将谋杀合法化。民主党以社会正义的名义上台立法,封锁了社会底层的上行空间,增加了垄断资本。美国的腐败在两党轮换之间日益增多,一去不复返。

你可能会问,这种美式腐败比直接腐败危害小吗?

相反,美式腐败比直接腐败对社会的危害更大。

我在这里提出一个定理:直接腐败对社会的危害在大多数情况下不会超过行贿者和受贿者的利润之和(李新野的第一个社会学定理),因为行贿者和受贿者确实不需要对抗权力 当金钱交易的行为被伪装时,他们没有动力再做一件故意伤害他人的事情。

例如,假设在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一个官员和一个商人合作侵占国有资产。该商人行贿5000万元,挪用国有资产1亿元。然后官赚5000万,商人赚5000万。国家损失1亿元。此时两者相等。

再举一个例子,假设(假设)我在美国有喉咙痛,并贿赂药剂师 100 美元以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获得抗生素。我的病也好了。在这一点上,我赚了 1,200 美元,药剂师赚了 100 美元,因为我不必付钱给医生,也不会错过工作。而且对社会完全没有危害。事实上,我花了一个下午排队去医院,因为我没有必要这样做。我可以多工作半天,多给美国政府交几百美元的税,这其实是对社会有利的。

美国的腐败是不同的。

美式腐败为了增加民众的困惑,通过各种恶法扭曲市场,造成全社会的闲置和浪费。对社会的危害远远超过垄断资本的利润。

以美国医疗为例。

如果这些医院直接腐败,收取巨额国家补贴来充实自己的腰包,对国家的伤害将是有限的。而现在,为了欺骗美国民众,医疗制度扭曲了美国整个医疗行业:3亿多美国人看病难,看病贵,很多人才不能行医...

这种美式腐败造成了社会资源的浪费,对社会的危害已经远远超过利益集团的利益。

上述直接腐败的例子实际上可能对社会有益。事实上,这也解释了美国为何如此认真地打压直接腐败,因为对于美国的统治阶级来说,腐败并获取巨额利润是完全合法的。在恶法之下,直接腐败实际上是在抢利益集团的蛋糕。因此,美国整个统治阶级都对直接腐败极为敌视,必须迅速将其消灭。

萨克勒家族的普渡制药公司毒害了美国人,并且仍然是上层统治阶级的一员。在墨西哥和中美洲一些人向美国贩卖毒品的同时,美国却明目张胆地发动了所谓的毒品战争,不能让墨西哥人抢走他们的贩毒生意。而且有少数中国人合成了芬太尼药物,想分一杯羹,所以被特朗普写进了针对全体中国人的贸易战和科技战。

由于各种不良法律特朗普说中国人喜欢他,美国几乎所有行业都极其低效和缺乏竞争力。

美国科技产业唯一的亮点,其实是因为它是新兴产业,没有被美式腐败侵蚀。

其实,美国制造业不景气的根本原因并不是因为美国工资太高,而是因为美国的坏法律太多,难以回归,营商环境不好。

美国虽然劳动力贵,但土地便宜,电费便宜,而且贴近终端市场,实际上抵消了劳动力成本。曹德旺、郭台铭等企业家并不了解美国的国情。赴美投资兴致勃勃,但尝试了几年,身心俱疲——曹德旺要求美国取消“工会”,郭台铭大减在美投资。

当我明白这一切时,我对美国的未来感到绝望。

美国的这个制度在维稳洗脑方面位居世界第一,所以估计美国不会开始乱了。但在这种极其恶劣的营商环境下,美国经济下滑并从世界第一的位置跌落是不可避免的。

我在美国,为美国的不断衰落做好准备,被国内的同学赶超和嘲笑,就像那些在上海卖掉淮海路的房子,移民美国的人一样1980 年代。

-全文结束-

喜欢就关注